北京有两个地方我不敢轻易去,三里屯和火车站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18 08:24:02

北京有两个地方我不敢轻易去,三里屯和火车站。一个色彩斑斓的像泡沫,一个太过真实的像镜子,一个让我忘记生活有多么艰辛,一个让我想起生活就是这么艰辛。这两个地方就像两个漩涡,站在那就不由自主变成那个圈的人。

三里屯:灰姑娘的天堂

三里屯,时尚的聚集地、年轻人的天堂,酒吧、逛街、美食、写字楼这里应有尽有。走在太古里的十里路口,这里的男男女女穿上最新潮的衣服、化着最精致的妆,匆匆忙忙的从这个场赶去下一场。

到了这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半个小时前,还是收快递的小王;忘记了刚才还和同事因为一个小事撕逼;忘记了这个月的绩效还没完成,这也许是这个城市释放压力的乌托邦,每个彷徨迷茫的人走到这里都会瞬间伪装,忘记了现实生活的柴米油盐,忘记了生活中的不如意。

我们的实习生sunna,刚来北京,最近迷上了三里屯,她可以轻松带着我从三里屯某个街道左拐右拐然后走进一家特别小但人爆满的西餐厅,也可以不用思考可以给我推荐好几个风格不一样酒吧。

那天她带我去一家据说她觉得各方面都特别好的酒吧,在这她闪闪发光,让我都忘记她在公司那么普通和不被人注意。凌晨一点半这的人仿佛生物钟刚被敲醒,每个人呐喊举杯,sunna也是烟不离手,大声歌唱。

2点半在周围人第三次说要走的时候,sunna终于要走了,我们开始坐在三里屯的路边打车,她不停的骂着:“加价1倍,拼车也没有?卧槽,司机拒单了。”这个时候她又变成我认识的sunna,那个住在燕郊每天上班需要坐三趟公交车的傻姑娘。

sunna问:“yaya你是不是觉得这有点吵?”我回答:“我以前在这上过班,刚才酒吧后面那个我和同事去过,但我现在不喜欢这,总想回去补个觉。”

她嘲笑我老了,我说别忘了明天加班。

三里屯就是就算你上一刻已经忘了生活的艰辛,但酒醒后也会有人提醒你要加班。

火车站:最接近现实的地方

北京火车站也是我不敢轻易去的地方,这里太过真实,生活的不容易会被放大。

小时候跟着父母去火车站,总是很恐慌,因为这总给我留有小偷、各种打着地铺、各种举着牌子小贩的印象。

工作后,出差总去火车站,如今火车站已经几经装修,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走进去也不会有阴暗发霉的味道,但地铺、举牌子、各种包、各种方言还在。生活中赤裸裸的现实在这还是可以看到,穿着潮牌的小伙拉着箱子奔跑、农民工叔叔背着大包问路,仿佛到这每个人又都回归到最原始的样子,没有顾虑没有逞强。

到了这可以为了舒服铺张报纸在地上等着火车到站,也可以抛弃普通话操着方言给家里打着电话,也可以买一碗泡面就一根火腿肠。北京西站边上麦当劳,也是大家等火车的休息站,走进去我看到一对打扮时髦的年轻人,点了一杯喝的,靠在一起睡着了,姑娘的名牌包就扔在了桌上。想起我们上大学时候,也曾为了省钱买了半夜的火车在麦当劳呆了一宿。

火车站的市井气也许不会随着火车站的恢宏而改变,但希望在这的人都能找到那个来北京最初的自己。

如果三里屯是生活的滤镜,那么火车站这种市井气就是生活的照妖镜。走进三里屯就像灰姑娘拿到了水晶鞋,光环、璀璨都随之而来,在这你也许会忘记自己工作生活的不容易,但当午夜钟声敲响一切又会变成原来的模样。

火车站是很多人来北京也是回家的地方,在这每个人都是讨生活奔走的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不容易,看到他们你也会瞬间想起自己。

忘记和想起都会是这个城市的记忆,就像大部分人所说:“北京就是让你高兴也让你失望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感悟,都有自己的难忘,人生,就是这样。

新闻爆料